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南通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008|回复: 253

[原创文字] 前事不忘 后事之师——八年苦难南通城

  [复制链接]

1248

主题

0

好友

49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8-31 13:57:15 |显示全部楼层
前事不忘
后事之师
——八年苦难南通城
鬼子两次丢炸弹
1937年秋,日本飞机几次飞到南通上空,那“膏药旗”,老百姓一看,就晓得日本鬼子要来轰炸南通了。一天,日本飞机飞来南通城,那时还是小孩的我,在天井里眼看这架飞机如入无人之境,在南通城四周转了两转,“轰”的一声丢下炸弹,把全城老百姓全惊动了。很快听到,幸好炸在南门段家坝南新建的公共体育场附近,无人伤亡,只有一条耕牛被炸死。
阴历七月十二,日寇飞机第二次飞来轰炸,这次把炸弹丢到西门孩儿巷美国在南通开办的基督医院那里,把整个基督医院的病房全炸飞了。住院的病人不少被炸得血肉横飞。听目击者说,有些肉体被炸开了,挂在电线杆上,落在田野里。这是日本侵略者对南通人民欠下的第一笔血债。
日寇飞机轰炸南通后,南通城里,居民凡是能到乡下亲友家躲避的,都携儿带老离城而去,除少数贫忆,无处可去,南通城几乎成了空城。

日寇进城见人开枪
1938年初,南通人民时刻担心日寇进攻南通城,谁都无心去过年。3月17日(南通人民记着的是农历二月十六)这一灾难的日子终于降临。这天天还没有亮,日本兵舰开到长江边,鬼子端着步枪,提起机枪,跳上南通江堤,向南通城来了。那些专员、县长们一听到消息,一溜十几部汽车,全不顾老百姓,溜走了。有些百姓惊觉后,也纷纷逃出城,向东北农村逃去。有些还睡在家里,一点都不晓得。甚至有些“保甲长”还在清晨到公共体育场去操练。日本兵看到后,就开着机关枪,不少人倒了下去。鬼子一路从南门、西门向城里猫着腰走来,到了长桥,见有人在走,就开枪射击,于是长桥上留下南通人的尸体。南城门口一家鞋帽店楼上有个小伙计,听到枪声,开窗看望,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全城响起了枪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倒在血泊中。不到中午,县政府就被日寇占领。南通城沦陷了。
日寇侵占南通,国民党政府一点都没有组织抗击,连设在天生港江堤的电网也没有放电。他们只顾自已逃命,置老百姓性命于不顾。那时城北的南通中学的寄宿学生听到日军登陆,大家纷纷渡船,从北极阁逃到对岸,离开学校。一些没有来得及逃离的居民,只有躲在家里,等待恶运的到来。
南通城成了活地狱
人民是不甘心祖国土地沦于日寇的。在南通沦陷后不久,一些爱国的军人和青年组织起来,利用日军把大部分部队开向如皋,南通城里只有少数留守兵力薄弱的机会,阴历三月二十七夜里攻城了。一时枪声四起,有颗流弹竟打到我家门框上。
游击队攻城可惜组织不好,没有成功。而东门城外直到湾子头,整条街都被鬼子放火烧了三天三夜,全烧光了。日本鬼子还向南通城增加了兵力,实行“封城”。那时我家住在文武巷,巷口就有日本兵持枪巡逻,见到路上行人就开枪。南门马路上一家店铺,被抢一空。全城没有一家店铺开门。特别是米店,那些极贫苦的百姓,南通人称为“夹升头儿的”,即只能每天买一二升米度日的贫苦人家,家里没有存粮,只好向邻居借一点,借不到只有挨饿,等死。而日本鬼子在有些地方还挨家搜查,做了什么罪恶勾当,人们也不敢说。就这样封城,一封10天,南通城成了活地狱。10天后,鬼子才允许几家小米店卖米,两家酱菜店开两爿板门卖点“贫儿菜”(腌着不久的咸菜),再过了几天,才有卖豆腐的。虽然,日本鬼子仍在城里到处横行。见到关着的门,推不开,就轰。到了人家房里,见到衣橱、箱柜就翻,有好的东西就拿。年轻的女孩子早已逃出城去,但还是有个别遭到蹂躏,甚至四五十岁的妇女好不能幸免。1938年春、夏,就是在这样的不是人过的日子中过去的。
屠杀与水牢
日本强盗屠杀中国人成性,在南通城北马路、现在的实验中学北边一块曾是乱坟堆,在那里,曾经就有鬼子挥动军刀砍杀中国人头颅的罪行。特别是鬼子进城那一年,在唐闸郊区,(黑色的四月初五)在麻虾子榨,在李观音堂,杀人,烧房子,奸污妇女,南通人至今有亲历者。这都足以告诉人们,南通人民遭受的苦难不少。
还得写一写,在西吊桥外,有一座交通银行刚建不久的钢筋水泥楼(现尚存,为南市广播电台所在)被日寇占为宪兵队。日本宪兵是更可怕的兵种,而那座宪兵队里,有个地下室,被日本宪兵作为水牢,关过多少中国人已不清楚了。我的一个同学陈君就曾被关进去,放出来后,人瘦得不像样子,不到一年,就死了。南通解放后,清理那座做过水牢的地下室,还找到不少尸骨。这都是日寇残害南通人民的铁证。
一次全城大搜捕
记得是1944年的初夏,一天清晨,保长挨家挨户火急慌忙地传语:立刻到通中操场去,日本兵要查人。等他来到你家,你还没有走,就要……南通城小,那时城内居民也不多。有些人家还没有起床,起床后,还是睡衣睡裤,没有来得及换衣服,就被赶到通中操场去。大家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这时,全城日本宪兵、士兵、伪警察局的巡警,全都出动,如临大敌。过了一个多钟头,才赁证件,逐一将驱赶来的人放回去。有人被抓走,后果就不知道了。
凡是被迫去通中操场的,都不能不感到耻辱。没有人身自由,要你怎么就怎么。这哪是人过的日了。作为沦陷区的南通城的这一幕遭受到的人是不会忘记的。
过不了多久,全城都知道,在西门赵家巷一家洗澡堂里,几位工人在上一天夜里,把一个日本宪兵扼死在大池里。第二天一大早,把尸首放在煤灰中,暗暗运到郊区埋掉。清晨,宪兵队发现一个宪兵通宵未归,晓得不妙,就来了个全城大搜捕。然而他们怎会找到呢!
这个日本宪兵是个坏透的家伙,每夜那家浴室都得等他来洗澡。这时早已没有第二个人。他一边叫工人替他擦背,一边哼着日本歌,不如意还要打骂工人。等他洗完尽兴回宪兵队,浴室才能关门,工人才能休息。出于对日本鬼子的仇恨,几个工人一合计,结果,这个坏蛋就送了命了。这件事说明中国人是不会甘心受压迫,凌辱,做亡国奴的。听说解放后作过调查。这里是凭自已的记忆写出来的。
毒氛全城“安乐宫”
鸦片,这个杀人不见血的黑土,从英国鬼子在150多年前弄动量中国来,毒死了多少中国人民。禁烟、禁烟,一直到抗日战争前夕,在南通城才有了点效果。
南通沦陷后,贩卖鸦片烟,开鸦片烟铺子的很快在全城又兴旺起来,这些“大烟灯”,有的巷子里竟不止一家。有大型的,还在门堂口悬挂着铁皮儿的横牌子,写着“安乐宫”字样,公然进行招徕烟民进去吸食。抽大烟可麻烦,烟土要溶在水中过滤,然后在铜锅里熬成膏子,再用烟枪在火上抽,于是流行着“画地图”,即吸海洛因,还有打吗啡,抽红丸……这些吸毒现象所以会很快出现,即使不作调查,也可了解到都是日本帝国主义灭亡中国的一种恶毒手段。日本贩毒机关“宏济善堂”,勾结中国败类,把大量鸦片烟等毒品弄来,赚钱是小事,把中国人变成手无缚鸡之力,人不像人的烟鬼,才是他们的目的。而日本人,无论是兵是民,都是不吸鸦片烟的。
一些抵抗不了诱惑的男女,就这样吸毒成瘾,成了“瘾君子”,每天非吸毒不可,没有钱买毒品,男的就偷东西做坏事,年轻妇女有的就成了变相的妓女。这是多么残忍可怕的结果。南通有个汉奸头子,就是日间睡着,夜里一边抽鸦片烟,一边吩咐工作的。吸毒成了公开的社会生活内容。这是南通沦陷于日寇后可耻可恶的社会现象之一。这笔账,没有话说,要记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头上。
读经、祭孔、慰灵祭
南通城沦陷后的一个明显的迹象是日寇妄想把沦陷区拉回到封建皇朝、北洋军阀时代去。他们命令青年学生“读经”,即念孔、孟的书。南通城在1938年秋,通中复校学生特地印了本宣传礼教的“聪训斋语”,叫学生每天诵读。后来还教《论语》和《孟子》。语文课教的基本上是古文。南通的《江北日报》还刊着“更生协会”的复古文章,都是些老秀长写的复古的文言。
1939年开始恢复“祭孔”,第一次是孔子生日祭祀。后来恢复袁世凯的那种春秋两季的“丁祭”。把孔庙修整一新,叫儒学小学的学生当八佾舞生:“八佾舞于庭”。在大成殿孔子牌位前供养整牛、整猪、整羊,叫做“三牲”。伪县长薛某主祭,保、徐陪祭。祭祀者都穿着“亚”字服,戴着平顶冠,像一群活僵尸,“叩首、再叩首、三叩首”。庭中燃着“庭燎”,钟鼓、筝箫之声杂然回起。而日本军官一排立正“观礼”。这完全是日寇在南通搞封建复古倒退的罪恶勾当。
苏北解放区的出现,日本侵略者不断受到惩罚,被我新四军打死的不少。作为通中学生,我们曾被派参加过一次在濠南别业当时被日军占为“警备队本部”举行的“慰灵祭”。好多个包着白布的日本侵略军的骨灰盒子放在桌上,鬼子军官向着鞠躬,默哀,还朝天开了枪。我们站在旁边,心里暗暗想着:“你们杀了这么多中国人,也有今天!”
鞠躬、搜身、摔跟头
沦陷后的前两三年,最使南通老百姓感到最大耻辱和仇恨的是向几处站岗的日本鬼子弯腰——鞠躬。东吊桥(即今友谊桥)、西吊桥(即今和平桥)、总工会(即今市委)这东、西、南三个进出城的地方,设有岗亭,日本兵端着枪成天站岗。中国人经过那里,都得站住,向鬼子鞠一躬。有帽子的还要脱帽子,然后进城或出城。鬼子一眼也不去看你。有人不愿意,或者没有想到,以为鬼子不注意你,就不鞠躬走过去。“不好了,鬼子来了!”日本兵嘴里咕噜着,端着枪走到你面前,轻则打嘴巴、拳头,重则摔跟头,将你重重摔倒地上。
在西大门码头,东门小石桥,南门段家坝,特别是天生港、任家港等地,经过那里的人都被搜身,往往是鬼子看着,命令伪警察去搜。表面说是搜查武器等“违禁品”,其实带有较多的钱就拿,怀点香烟什么商品的就“没收”。那架势可怕极了。一旦被鬼子看到认为可疑的东西,鬼子就一手将人的后襟狠狠地提起,人一下被悬离地面,然后鬼子用脚向人的小腿用力一扫,人就平离地面一二尺,然后重重摔倒地上。等爬起来时,又是重复的动作,又被摔倒。碰到力气大的、以中国人为儿戏的坏蛋,有时连续将人摔倒在地三五次,外伤不必说,内伤肯定少不了。
红米、黄面、回纺布
沦陷8年南通城的人民,特是工人、农民和小知识分子的生活是在极其艰苦的和条件下渡过的。日本侵略者大肆掠夺物资人,经济剥削无所不用其极。“储备票”越来越不值钱。
在那苦难的日子里,百姓买的是极差的“红虾米”,那是一种没有粘性的,米粒上一层桔红色的皮壳的米,吃到嘴里,成沙粒状,特别是不耐饥。而这种米,还要配给,多买些还不成。还有一种面条,是用质量很差的面粉,加些杂粮磨成的粉,还有麦皮粉,合起来用机器轧成面条出售。人们称它为“黄面”。这种黄面还得早点去买,晚了,就卖完,买不到了。老百姓就是用这种米和面条充饥的。而南大街刘尤源酱油店等店主卖的咸菜和萝卜干儿、豆腐、青菜则成了百姓们的主要副食品。当然好米好粉好菜肴是有的,但对沦陷区的广大老百姓来说是没有这个福分的。
对穿衣来说,还比较容易解决。因为补补改改,可以将就再穿些日子。还可以买些南通农家织的“大布”、“小布”做点衣服,那是比较便宜的。但在日本侵略者进行棉花统制,把中国农民种的棉花全部搜刮去以后,棉布难买,也贵起来了。市面上出现了一种灰色的,上面夹着红的、绿的、黄的、白的点子的布,这是将一些破布作为原料织起来的回纺布。这布倒是比较厚的,但不耐磨,穿了不久就要破。那些“清乡”队员穿的制服就是用这种布做的。老百姓宁可缝缝补补,也不去买这种布。在沦陷区,商品什么都统制,什么都配给,老百姓日子
无法过!有些人长久处于饥寒中,一有小病就死了。这当然又是日本帝国主义者欠下中国人民的一笔血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5#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6#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7#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8#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9#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10#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南通社区      (苏ICP备12035890号-1

GMT+8, 2019-6-26 12:30 , Processed in 0.156427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